正文 05 状元?探花?

o5状元?探花?

o5状元?探花?

季煊办事却是极快,原来他早些日子便已替女儿物色好了人选,只等夫人点头,他便一一登门去请。他人既随和,身份又极清贵,京里也没什么人敢驳他的面子,见他上了门,无不爽快应承了。至于秦太医那边,虽是不大乐意,但最终还是却不过面子,点头答应了下来。只是他身为太医,需常在宫供职,却是不能常住季家。

季煊对女儿学医一事,原就甚是敷衍,听了这话也不在意,只满口的应了。

将这几件事办妥后,季煊毕竟因撺掇女儿学医一事,唤了二子与三子过来,大大的训斥了一通。对长子,他却是极放心的,知道他断不会在妹子跟前胡乱的嚼舌头。

这通训斥直将无辜的季竣廷与季竣灏弄得莫名其妙,因牵扯到自家妹子,也只得捏着鼻子受了。季煊见两个儿子只是唯唯诺诺,并不回嘴,也觉无趣,因叹了口气,挥手令他们退下了。季竣廷与季竣灏见终于解脱,无不欢欣,行礼之后,便急急往外走。

却不料季煊忽的又想起一事来,因叫道:“廷儿,你且等等!”

季竣廷无语,却也不好违拗,只得闷闷的停了步子。季竣灏听见父亲留二哥却没留自己,不由大大的松了口气,同情的偷瞥了自家二哥一眼,一溜烟的去了。

这边季竣廷只得转头回来,对着堂上父亲行了一礼,等着他训示。

季煊沉思了一下,道:“明年就是大比了,为父留你下来,是想问问你的意思!”

他这个二儿子,自小聪明,八岁进学,十四岁举。他对他,也是颇寄厚望。大乾开朝至今百五十年,科举次数也自不少,季家历代也有不少在榜的,然这么多年下来,的最高也才是个探花郎,对他们家来说,终是不能圆满。

他今日特特将二子留下说话,正是想问问他科考一事可有把握。

季竣廷想了一回,道:“若单纯说到金榜题名,儿子倒还有些自信,不过……”

他没说下去,季煊却已明白了他的意思:“为父已为你联系了庐山白鹿书院,这几日,你便收拾一下,过去好好学上一年。等明年大比之前,我们再来讨论这事!”

由来无第一,武无第二,任谁也不敢说自己竟有把握能得状元,因此季煊对儿子不甚自信的话也并不太放在心上。只是科考不比其他,一旦了,便没有再考的道理,所以他对此事,依然抱着一种审慎的态度。

他说着,不由的又想起女儿来,因笑道:“你若不了状元,只怕荼蘼又要没完没了的闹了!”儿子与女儿的约定,他早知道,不过却觉这也是一种激励,因此倒也不会怪责女儿。此刻说了起来,言语之,更是颇带笑意。

季竣廷听得笑起来:“爹不说,儿子倒险些忘记了,这丫头最近似乎对这又没兴趣了!”

“哦?”季煊略微挑眉,带了些疑问。

季竣廷便将那日妹子同自己说的话又说了一回,且道:“儿子看她那表情,对状元似乎颇为不屑,只不知她又从哪儿听了什么话来了!”

季煊也是一阵好笑,只是还不及开口,书房的门却已被人推开了,段夫人携着女儿笑吟吟的进来,身后还跟了一个提着红漆雕花食盒的大丫鬟。

荼蘼笑的甜甜的,对着季竣廷吐吐舌头,做个鬼脸,又悄悄拿眼看了季煊一眼,暗示自家二哥,这次你妹子我可是专为来救你一命的,日后你可莫要忘记报答。

季竣廷又好气又好笑,正要过去掐一掐她粉嫩的小脸蛋,已听父亲叫:“荼蘼,过来!”

她再向二哥挤挤眼,迈着两条小腿,走到父亲跟前,季煊笑着将她抱起放在膝上,问道:“为父刚跟你二哥说起你,怎么,你如今又改了主意,不想披红挂彩、状元游街了?”

她怔了一下,转头看看二哥,翘了下小嘴,这才点头答道:“我想呀,只不过我怕二哥明年又不小心考个探花,这样爹也失望,我也没得游街了呀!”

事实上,前世她二哥的还真是探花。且在了探花后,被皖平公主看,招为驸马。驸马一职看似清贵,在家却终是比公主低了一头,加之皖平刁蛮善妒,季竣廷虽看着温,心性却是极高的,哪里受得了这个,成婚不过三年,二人已是形同路人。

她这边口无遮拦的信口而出,却不防房内众人已都变了面色。童言虽是无忌,但大乾朝却对这个甚是忌讳,觉得小孩子说话往往能够一语成谶。更有不少书香门第在儿子赶考之前,特意的请了许多孩子,教他们来说各种吉利话,据说这方法竟还颇为灵验。

而季煊之所以唤女儿过去问话,其实也是想为儿子讨个好彩头。谁料女儿点了头后,却又跟着说了一通晦气话,倒把他弄得一阵无语,心直骂自己多事。

段夫人深知丈夫对次子的期许,一听这话,顿然蹙眉:“童言无忌,大风吹去……”这话她一连说了三回,意在让荼蘼先前那话不灵。

她却不在意,笑吟吟的抱住父亲的脖子,软软道:“爹爹别生二哥的气,荼蘼想,探花是第三名,二哥明年不小心就能个第三,再过三年再小心些,可不就能第一名状元了!”

对于大乾世家人的心态,她自然是很清楚的,刚才那话更是她有意为之,眼看见效,自然要赶紧再说几句听的,省得自家老爹心内芥蒂。至于她二哥能不能状元,她根本就不在乎,只要她二哥能躲过皖平公主这一劫,她就谢天谢地了。

季煊听了这话,倒不由的沉吟了一下。他还没有开口,那边段夫人已笑道:“论起来,廷儿明年也才十七,这个年纪就参加会试,原就有些早了,再等个几年,确实更稳妥些!”

这话一出,季煊的面色便更好了不少,看看爱女,又看看立在下面的次子:“这话确有道理,那就这么着吧。”又向季竣廷道:“过几**收拾一下行装,便去白鹿书院求学吧!”

季竣廷忙恭声应了,段夫人笑着过来牵了他手:“廷儿,先过来喝盅冰镇酸梅汤吧!”

提着食盒的小鬟早从食盒取出了表面犹自沁着水珠的青瓷盅,又拿了青花瓷碗,倒了四碗,分别递给四人。这时已是入了夏了,天气甚是炎热,这种冰镇酸梅汤,便不说喝,光只看着那袅袅而起的寒雾,已觉浑身舒泰。

喝完酸梅汤,季竣廷便牵着妹妹告退而出。几个丫鬟忙跟在后头,亦步亦趋。
正文 05 状元?探花?
重生之不做皇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