凉水要说的话 章1 拾荒

三月的北京早晨显得有点冷一般学生能躲多一阵就绝对不会在五点多的时候就从暖和的被窝爬起来。

徐翊看了看外面的天空已经微微亮无奈的叹了口气免得惊扰了舍友轻轻的爬了起来用冷水洗了一下脸把最后一丝睡意驱赶得一干二净跟着就拿起了他的工具仿佛小偷一样的出了宿舍。

徐翊先是一个穷人其次才是北京一家著名学府大三的学生。学校是不错相对的来说学费也让一般人望而却步。徐翊来自一个西部典型农民家庭全家一个年收入也不过四五千元怎么也是供不起徐翊读书的费用的想当初父母为了凑他大一的学费已经跑遍了所有能跑的亲戚朋友父亲甚至还背着徐翊偷偷的去县里的医院卖血总算凑够了这笔钱让徐翊来到了这里。

徐翊知道再下来学费就得自己负责了家里能卖的都卖了包括那两头主要经济来源还没有完成长成的肉猪亲戚朋友不是不想借钱给他们但他们的境况比徐翊家好不了多少能给徐翊家凑了四千多是尽了力气的再找他们借就是徐翊的父亲也不好意思了。

徐翊是个很懂事的孩子俗话说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在同学攀比奢华下徐翊一个月的花费才一百五十元这在物价居高不下的北京是难以想象的除了一天两餐徐翊基本是没有其他花费。

勤工俭学、外出家教、奖学金平时还去美名起曰的美化地球——捡垃圾居然让徐翊赚到了大二的学费让家里人好一阵自豪。

在这样的情况下徐翊是一个贪钱但不贪小便宜省钱而且还懂得挣钱的人相貌条件也不错可惜性格有点懦弱家庭实在太穷在北京这样利欲横生的大都市这样的男子是不会受到女子青眯的。其实徐翊也不想自己这样的性格但口袋缺钱的男子说话那个是有底气的?

现在刚刚开学不久大三的学费徐翊还没有凑够只好一大早的就去客串环卫工人的角色。

一出门寒风就直往徐翊脖子里钻他不禁打了一下哆嗦下意识的裹紧唯一一件还算能保暖的羽绒。这是过年的时候捡来的撕开了一个口子补一下就变成了徐翊的新衣了想当初捡到这件羽绒的时候他一边感到幸运一边却大骂那些有钱人不知道穷人的苦崭新的羽绒撕开了一个小口就丢了怕得值个三四百块吧?

捡垃圾也不是那么好捡的附近的好几条街都被人“包”下的这绝对不是开玩笑现在这个时代捡垃圾的都讲究团队合作精神要是新来的不交费靠码头单独一人进入别人的地盘的话轻者被揍一顿赶走重者骨折残废都是有可能。

徐翊长期缺乏营养高度是有了一米七八可惜身体单薄一脸菜色当然不是其他捡垃圾的对手只得绕过了好几条街走了一个多小时才到了城外一个垃圾收集场。

垃圾场基本都是无用垃圾简单点来说是已经被别人掏荒过的平时臭气熏天蚊虫肆虐就连拾荒者都不会来这里不过要是禁得住垃圾的臭味和蚊虫的淫威倒有可能捡到点好东西。今天早上没有课徐翊打算多呆点时间现在天气冷垃圾的臭味没有那么浓烈蚊子也不算很多勉强还能忍耐下去。

来到垃圾场一个黑影从垃圾场旁边的乱石堆扑了出来急奔向了徐翊。

徐翊脸上出现了笑意哈哈的说:“来阿虎。”

从乱世堆出来的黑影是一条只有二十来斤的土狗毛有点凌乱典型的流浪狗模样不过仔细一看就可以现它和普通的土狗还是有很大的区别的一双眼睛特别亮四爪粗大颈部长有一圈金色的毫毛。

说起来这条狗还有点来历。

那天徐翊陪一个舍友去狗市看宠物狗一眼就看到了这条奄奄一息身体很多地方的毛脱落的癞皮狗。这条狗仿佛和徐翊特别有缘加到徐翊过来突然挣扎着朝徐翊吠了起来。

好奇的徐翊不禁蹲了下来打量这这条癞皮狗。

狗主见徐翊对这条狗有兴趣马上就大吹特吹起来说这狗是藏獒和狮子的杂交异种专门从青海带过来的可惜气候不适染上了病才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只要徐翊有心要的话三百块就卖给徐翊什么的。

徐翊哪里有这么多钱看到小狗可怜兮兮的看着他忍不下心来加上狗主死缠烂打随便还了一个离谱的价钱想不到狗主真的把这条狗卖给了他了才十五大洋。

本来他舍友说这条狗是养不活的十五块也是浪费不过既然还了价狗主也同意卖了徐翊又可怜这小狗便把小狗给买了下来。

他不知道等他走了狗摊老板自言自语的说:“妈的那个狡猾的狗贩子说什么藏獒异种当我白痴藏獒怎么可能那么便宜给我分明就是条土狗还是病狗差点把我的其他狗都传染了总算找到个傻子脱手十来块也是钱啊。”

买了这条狗以后徐翊给它起了一个阿虎这个俗到不能再俗的名字也没有什么特别护理在饭堂捡了点饭菜给它没有过几天居然好转过来皮毛脱落的地方重新长出灰色的毛来。但是老实来说小狗吃剩饭剩菜营养要比徐翊的馒头青菜要丰富得多。

小狗显得十分聪敏好像能听懂徐翊的话的让徐翊平淡的大学生活添加了不少趣味。可惜好景不长大学是不允许在宿舍养大型宠物的尤其是阿虎这样没有上牌也没有任何防疫记录的土狗学院监察队的人来找了徐翊好几次无奈之下徐翊只好把小狗送到了学校之外让阿虎变成了一条流浪狗。

徐翊心中不舍也没有办法要是他再不把阿虎送走的话监察队就会强行的把狗送到人道毁灭中心对于一个没权没势的穷苦人家孩子根本无力反抗只能看阿虎自己的造化了。

出乎徐翊的意料离开学校之后阿虎仿佛知道不能再回来就在学校附近游荡。幸运的是几次打狗行动都没有把这头流浪狗逮捕归案每当徐翊从校门出来阿虎就闻到气味似的从某个角落跑了出来其忠心程度实在让人惊讶。

后来徐翊觉得不安全就把阿虎送到垃圾场附近在乱石堆里给它做了一个窝从此阿虎就在垃圾场附近安了家。

徐翊看到阿虎跑来笑着把一个饭盒拿了出来:“阿虎你看我给你带了什么来一条黄花鱼没有吃过多少的还好天气冷不然一个晚上就得臭。来快点吃几天没有出来了饿着了吧?”

阿虎扑到徐翊身上伸出舌头舔了几下徐翊才呜呜叫着享用属于它的美食。

这时徐翊从包里拿出一件旧衬衣套在羽绒外面免得捡垃圾的时候弄脏又带上了手套和口罩拿起棍子拍了一下正在进食的阿虎:“你慢慢吃。等下看看你捡到什么东西。呵呵。”

阿虎忽然停下动作呜呜的叫了两声跟着飞快的跑到它的窝里叼来了几样东西放在徐翊脚下。

徐翊蹲了下来:“喔阿虎好样的几天功夫居然捡了那么多东西嗯让我看看钢笔易拉罐鞋子。这个没有用的以后不用捡了。”

徐翊一边说一边把东西往垃圾袋里装。阿虎兴奋的跑了几趟最后咬来的一件东西让徐翊大吃一惊:“什么!居然是腕式电脑?阿虎你从哪里捡来的?”

他把垃圾袋都给丢下了一把就把阿虎嘴里的腕式电脑拿了下来免得这宝贵的东西被阿虎咬坏了腕式电脑可是2o24年才出的新式电脑一台就得好几万够徐翊四年学费有余即使是坏的也值不少钱。

阿虎见到主人那么紧张不禁有点不解的看着徐翊用狗式思维想:“主人怎么那么激动不就是一个小东西吗还没有刚刚那个东西大呢。”

它说的那个东西就是一个易拉罐。
凉水要说的话 章1 拾荒
能源走私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