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最后的任务 第八章 惨烈的防御战

我往常一样,回到家之后父母早就准备好了晚饭,吃完饭陪着父母看了一会电视,在父母再次提到敏感问题的时候,立即话题溜回了房间。

从我现在的年龄上来说,确实已经算是大龄青年了,只是对于成家的打算我依然没有,最大的问题还是我心中的那个结,或许只有等到那个结被解开,我才有可能真正和一个正常一样结婚生子。

打开电话,倒了杯茶,习惯性的拿了根香烟点上,现在已经是晚上八点多钟,想来群里的人也应该都上线了。

果不其然,刚刚打开就看见群中聊天信息的提示不断,因为我用的是隐身上线,群里的人并不知道我已经来了,我也正好看看他们正在聊着什么。

探险家:“和尚,明天又要出去几天?”

少林方丈:“两到三天,工作需要。”

探险家:“我说和尚,你到底做啥工作?是不是帮人做法事?”

“他帮别人做法事,你别让我笑死了,上次还听他说吃羊肉火锅,他就是个酒肉和尚。”活泼的灵童说出来的话还是那么有意思。

少林方丈:“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留。”

赶尸人:“……”

法医:“原来是羊肉火锅,我上次看成*人肉火锅了。”

“囧!”这是除老头以外其他所有人的反应,包括我在内,法医的话总是让人无语。

“老兵来了!晚上好啊!”我的出现让大家纷纷和我打着招呼,当然灵童依然是最活跃的那个,“老兵,快接着把昨天的故事说完。”这个小家伙果然关心的是这件事。

“好的,不过应该没打扰大家吧!”我喝了口水,希望我没有打扰到其他几人的闲聊。

“当然没有,大家可是早就来了,都在等你了!”贵妇人开口说到。

“抱歉,那么我就继续开始说吧!”

那天我和战友们看见敌人的模样之后全部都呆若木鸡,一时间所有人都站在原地,脸上全部露出了不可思议的表情。

小子龙问我的话,我也没反应过来回答,事实上,我根本不知道怎么回答,因为我也不知道那是什么鬼东西。

“老兵你骗人,你们都看见那东西了怎么会不知道他是什么!”我刚说到这里,灵童不满意的打断了我的话。

我只好笑着给灵童解释,“我确实不知道那是什么,打个比方,如果你从来没见过电视机,突然有个人拿了电视机给你看,你会去怎么称呼?最多只能说是一个奇怪的盒子,然后把这个盒子奇怪的地方和别人说,但是你绝对没法知道这个东西是电视机,因为你根本不认识,你无法为他命名。”

“好了灵童,乖乖的听老兵说!”贵妇人教训着灵童,其他人也有所不满,相继打出了符号。

“好嘛!好嘛!我不说话了!”灵童只能郁闷的闭上了嘴。

于是我继续述说着那次的战斗,出现在我们面前的敌人我可以肯定不是人类,虽然也是用两条腿在行走,只是所有的生物全部都没有手,看起来比人类略长的脸部也只有一张大嘴和一双眼睛,鼻子,耳朵,头全部没有,身上就和一些野兽的皮肤一样,长着颇厚的皮毛,我根本没有看见这些生物有使用什么武器,但是整个阵地上却不停造成着攻击。

正常来说,这种战斗的时候是绝对不能呆的,可是眼前的敌人给我们造成的震撼实在太大了,一直到一名战士被对方不知道什么武器击中惨叫一声倒下,我才反应过来,立即对着所有人大喊,“隐蔽,所有人开火!”

趴下的一瞬间,我瞥了一眼刚刚那名倒下的战士,豁然现那名战士的胸口已经被开了一个大洞,显然是活不成了,只是伤口还是一点血都没流,就和我前面看见的那名背部受伤的战士一样。

让我恐惧的并不是这群怪物,而是他们到底是使用的什么武器,根本没看见它们有什么动作,这名战士就倒了,而且还是那么恐怖的伤口。

但是,现在也已经没办法去思考那么多,我只有拿着手中的武器不停的对着那些怪物开火,子弹打在那些怪物身上出“扑,扑!”的响声,我可以看见那些怪物流出的血也是红色的,只是似乎他们的生命力相当顽强,一个怪物几乎要挨上百法子弹才会倒下,实在是惊人的生命力。

交火一直在持续着,我根本没办法确定三连长的位置在那里,整个防御阵地一片混乱,全部都是因为怪物那莫名其妙的攻击,不断的有人惨叫的倒下,甚至有的战士躲在工事的后面,连同整个工事被一起贯穿,临死都不知道自己怎么死的。

“啊!”一声惨叫让我猛然回头,我突然看见后方的一名战士整个手臂飞上了半空,竟然被其根切了下来,那名战士捂着断臂疼的在地上打滚,医务兵已经赶到他身边帮他紧急处理起伤口来。

我脑中突然闪过二连长断臂的那个画面,突然脑中灵光一闪,开口对着周围大叫,“所有人用红外线夜视仪观察对方的攻击。”然后我第一个拿出了身上的夜视仪,带在了头上。

周围的其他人听见我的喊声,也立即拿出了夜视仪带上,刚刚带上的时候因为没有调整好的原因,眼前一片雪白,赶紧调整了一下,终于可以看清前方的敌人,只是毕竟白天的原因,还是有些模糊,但是至少我现在终于知道了对方的攻击是哪里来的。

原来并不是对方没有双手,而是对方却有两双手,只是这两双手的长度却比一般人类长的太多了,根本就是在半空中乱慌着。

我清楚的可以看见,对方把其中的一双手高举起来,从手掌心中突然闪出一个白光,接着我们面前的阵地被他瞄准的地方就出现一个类似激光武器攻击过后留下的小洞,这种攻击方式的穿透性相当强,还伴随着高温,有时候这些怪物攻击附近如果有武器或者弹药,还会造成爆炸,所有的人根本无法躲避这种杀伤力巨大的攻击。

而另外的两只手像是会伸缩一样,快的伸出之后,不管前方有什么东西,直接就被切割成了两半,事实上我现,这种攻击反而造成的伤害很小。

对于我们来说,在战斗中已经有了一种天生的直觉,而这种类似冷兵器的攻击方式大多数人都会提前感觉到危险立即躲开,加上这些怪物的攻击度毕竟不是太快,在看不见的时候还能造成一些伤害,现在第二种攻击方式基本上大多数人都已经可以提前觉并且及时的躲避掉。

此时我的脑中只有一个概念,好恐怖的攻击方式,怪不得三连这么多人,只是面对对方不到五十人的攻击就顶不住了,再加上对方的这两双手如果不带上红外线夜视仪根本就看不见对方的攻击,完全是在被当靶子打。

经过我的提醒过后,渐渐的所有人都带上了夜视仪,既然已经明白了对方怎样进行攻击,我们刚刚赶到时出现的慌乱立即不在存在,所有人恢复了以往训练时的战斗状态,反击的枪声开始密集起来。

终于,那群怪物在死亡了将近一半之后,陆续撤进了树林中,随着三连长的停火命令,所有人的武器才停止开火。

我脱掉夜视仪,终于松了一口气,这个时候我才开始观察四周的战况,只是这一看之下才现,就这么短短的十多分钟,我带来的三十多人已经阵亡两人,伤了十来个,其他人的脸色苍白,我的心里也不好过。

只是十多分钟的时间,我的排里已经伤亡这么严重,三连在这里足足守了大约快一个小时,而且还是在完全看不见对方攻击的情况下,可想而知三连的损失更是惨重。

三连长在一边安排好剩下的工作,才走到我这里,我立即立正敬了个军礼:“报告三连长,四连二排奉命前来支援!”

三连长回了一个军礼,“稍息,这次我还要多谢你,如果不是你的提醒,我估计我们能不能守住这里都是问题,就算守住了,我估计整个三连也残废了。”听着三连长的道谢,我到觉的有些不好意思了,这些只是我无意中想起来二连长的反常举动,报着试试看的心理喊出口的,说实在的,我没想到会真的如此。

“你带你的人你帮忙护送一下伤员回营指,然后顺便把这次的战斗情况和营长汇报清楚,清楚了没有?”三连长对我下着命令。

“是,坚决完成任务!”我敬了一个军礼,开始喊没受伤的战士帮忙救助伤员,准备转移。

我一边从防御工事附近救助着伤员,一边观察着已经被打的千穿百孔,破烂不堪的防线,如此强大的攻击能力,诡异的攻击方式,特别是肉眼还无法观察到,这么强悍的怪物到底是哪里来的,为什么会在这个山谷里,一个接一个疑问不可控制的从我脑中冒出,让我的心中一直无法释怀。
第一卷 最后的任务 第八章 惨烈的防御战
天下第一群